<menu id="oa2e4"></menu>
<menu id="oa2e4"><u id="oa2e4"></u></menu>
  • <menu id="oa2e4"><tt id="oa2e4"></tt></menu>
  • <nav id="oa2e4"></nav>
  • 歡迎光臨東莞文學藝術網!
    11111
    作家精品

    一生都要經過夏家胡同(組詩)

    一生都要經過夏家胡同
     
    我又經過夏家胡同  這兒有我的親人
    我那還未見面的親人   住在夏家胡同
     
    夏家胡同  聚集了好多打工族和吆喝聲
    它的被高樓削尖的天空   打出來一行字:萬年花城第五期  正在發售中
     
    三年前我就路過夏家胡同
    第一次聽乘務員報這個站名時  我驚喜的扭過頭
    我以為我遇到親人  我的親人從胡同里出來  身上落滿槐花 桃花  杏花
    他們對我笑  大聲說著方言  遞給我熱水   羊肉串
    我還讓他們上車  我帶他們去郊外  去燕山的大山脈和瀑布
    那個手兒白白的小女孩  我會牽她的手  我們一起去散步吧
    我們會看見貓兒在散步   狗兒也在散步
     
    有一天我路過時正好是傍晚  西下的太陽丟了一束光給我
    我迷迷瞪瞪就下車了  以為回了家  以為那個湘菜館是我們家廚房
    以為那個背花布包的女孩   是我走丟的親人
     
    我還要無數次經過夏家胡同  一生都要經過
    我的那些親愛的人們   他們住在夏家胡同
     
     
    散步
     
    過去一撥   后面的那撥也跟上來了
    手中拿扇的老人   小黑狗伴著腳邊走
    花園里人群像丟手絹的那撥
    我看見西邊的天   一點點潑下黑
     
    蟬鳴在耳    有人在樹底下找幼蛹
    一支煙燃著   黑一下亮一下
    “快點找吧,它們明天就長大了
    明天你就吃不到它們了。”
     
    那個散步就像小跑的女孩
    她的前面是個戴小花帽的老太太
    老太太身體前傾   她像少女那樣不回頭
    她像少女那樣   懵懂的穿過花欄
     
    天終于完全地遮蔽了她們  
    我還沒有停下來    我還沒有走到光亮處 
     
     
    我是隨工業一起長大的
     
    爺爺去世得早  他抽旱煙袋
    出一趟最遠的門   是到鄰村娶回奶奶
    最后體面地躺在床上   床邊都是哭喊的人
    一支嗩吶   送他回家
     
    父親有幸多了  他坐兒子的小汽車
    來來回回奔馳在高速路上
    他過完他人生的最后一個年
    不聲不響的睡在故鄉的床上
    他的回家的儀式  足足做了一星期
     
    我是隨工業一起長大的
    坐飛機   乘高鐵
    攜帶著打了補丁的心臟
    我落地的地方   都是工業的聲音
    不能用鄉音問路了
    回家   成為最奢華的詞
    很多人   都怕敢提起
     
     
    在候車室睡覺的女人
     
    把腳架在另一只腳上   我已酣睡
    我輕輕的鼾聲  與平時沒什么兩樣
    我的丈夫和孩子
    他們坐在我身邊
    兩只大帆布口袋   一個打了膠條的塑料桶
    它們也坐在我身邊
    我的夢中  火車已經開動
    它會開向我的村莊
    我的屋旁
     
    把腳架在另一只腳上  我已酣睡
    這種睡姿  讓我一生安穩
    我的丈夫和孩子
    清楚我昨夜的失眠
    我不能說出我的甜蜜
    荒涼的村莊就要有生機了
    我低垂下眼簾
    想著少女時的心事
     
    再次翻轉身來
    我還是不會發出一聲嘆息……
     
     
    我比一朵花凋謝得慢
     
    我活著  足以證明我的用心
    我用心  干一份活計謀生
    忍受磨難   心絞痛    也千金散盡 
    享受華麗   繁榮
    遇到熱愛的食物  不遠千里
    如同赴美人會  衣襟含香
    我一口一口   都是貪 嗔 癡
    不回頭  只埋頭
    雖夾裹一縷清寒
    卻一副愿在人間逗留三世的癲狂模樣
    兩行淚  滴在某一日的清晨
    某一日清晨的哪一朵花蕊
    不知所跡  不知所蹤
     
    我讀陽間書   發堅強愿
    “愛世間諸物,執一顆善良心”
    目送天上星  祈愿不滅
    心擎琉璃燈  日日照無明
    我流連人間的煙火
    不呆三世  若這世緣分深厚
    我不怕老  就算停留在一朵花前
    我還是會比這朵花  凋謝得慢
     
    我比一朵花凋謝得慢
    就會   少看一些黑夜
    一些黑夜里的滑膩  巧笑
    就會早一點看到清晨
    看到迎我眼淚的那朵花蕊
    與我一同   都是塵世的模樣
     
     
    親愛的,昨天是星期幾?
     
    親愛的,昨天是星期幾?
    我們怎么過到今天來的?
    今天陽光在大街上流淌,
    那個蹬三輪的小伙也一臉燦爛,
    秋風撩著他的紅色襯衫的衣擺,
    他收了一臺舊電腦,
    他肯定在心里盤算又能賣上幾個錢。
     
    親愛的,昨天是星期幾?
    我們怎么過到今天來的?
    今天煤廠街人流熙攘,
    我的嫂子去買菜了,
    她會買回來辣椒、茄子、西紅柿
    或者其它的生活物質,
    快過冬了,
    我寄住的北方的屋檐下,
    該晾上一串串紅尖椒,
    我的寒冷的冬天,
    要依靠它來取暖!
     
    平常人過日子,
    沒必要知道昨天星期幾。
    只是,昨天我接到40元稿費,
    我想把錢取了,要嫂子多買些紅尖椒!
    ——它們真的有點像我家鄉的紅尖椒!
     
    而其它的東西,已有點走樣! 
     
     
    如果忘記,就不要提醒
     
    親愛的,走吧。秋天已是鋪天蓋地。
    昨夜一場秋雨,吹落了夏日枝頭最后一枚懸念。
    山溪緩緩,那片黃櫨樹的葉子,
    紅得耀眼,漸漸飄遠。
     
    祈求陽光再飽滿幾天,
    祈求陰面山坡這大片的蒲公英,
    它透明的小傘,不要被風刮破,
    祈求它小小的身體,
    也能像小樹一樣站立!
     
    親愛的,輕點,再輕點,
    那山角落的這簇野菊花,
    現在還悄無聲息,
    葉子是淡青色的,腰肢細細。
     
    嘿,如果忘記,就不要提醒,
    秋日里繽紛登場的花卉,
    盛極一時,落幕時,
    誰人在喝彩?
     
     
    我開始有漏洞
     
    我喜歡了三片樹葉
    而我愛了我身邊的
     
    我經過一棵樹 
    我經過無數棵樹
    那些瀉下的光斑說話——
    生命其實沒有暗淡過
    那些強加的詞匯
    你不能把它們再一一撿起
     
    可我開始有漏洞
    看見的和看不見的
    我的身體學會生氣了
    我的大腦也生氣了
    我的血管我的心臟也學會了
    它們嘲笑我的漏洞
    它們用停電和短路嘲笑我
    不過它們還沒有學會罷工
    它們總之還是善良的
     
    (我躲進天空里
    天空也有漏洞
    我躲進大地深處
    大地也有漏洞
    人類和大自然
    一律派出漏洞)
     
    我沒有什么可著急的
    我派出三片樹葉
    抓住漏洞  堵死它
    那些龐大的漏洞
    你們集體出發  堵死它
    上一條:寫信(組詩)
    下一條:許澤平的詩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8 14:21:15  【打印此頁】  【關閉

    微信關注

    移動門戶

    日本高清色情免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