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oa2e4"></menu>
<menu id="oa2e4"><u id="oa2e4"></u></menu>
  • <menu id="oa2e4"><tt id="oa2e4"></tt></menu>
  • <nav id="oa2e4"></nav>
  • 歡迎光臨東莞文學藝術網!
    11111
    評論選登

    穿越時空的電波,傾聽紅色的密語

    黃昭穎    

     

    紅色長篇兒童小說《小紅軍與大教官》(新世紀出版社)由邱觀潮先生與龔益三先生合作創作而成。也許提起紅色,腦子中一下子能想到的是詞匯革命、烈火、戰爭,但是兩位先生選用無線電臺這個鮮有的素材,著重筆墨描繪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前身——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支無線電臺通信隊伍創建的故事,獨辟蹊徑地詮釋了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對于異代的青少年來說,這是一段存在于書本里的時光,不曾經歷也難以體驗。作品中的無線電波穿越時空,邀請青少年們傾聽紅色年代的密語,一同走進那個雖然有戰爭但卻依舊存在美好的年代。讀者對象也不僅僅是少年兒童,革命老紅軍、部隊干部等等人群都可以閱讀。2017年正好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周年,這部作品的出版也是一種紀念和慶祝,引領著不同年齡階段的人走近紅軍、認識紅軍。


    一九三零年,紅色的星星之火點亮中國的各個角落。在中央蘇區第一次反“圍剿”的龍岡戰斗中,十五歲的小戰士丁崗崽單槍匹馬抓住了國民黨反動派張輝瓚師部的報務主任田信。因為紅軍重視人才,俘虜兵田信成為無線電訓練班的大教官,小紅軍丁崗崽成為了學習無線電臺技術的學生。故事圍繞著他們之間的矛盾展開,他們本是戰場上的敵對關系,卻陰差陽錯變成了針鋒相對的師生關系。主人公丁崗崽他多次自詡“打井岡山下來的老紅軍”,用紅軍紀律嚴格要求自己,同時卻有著十五歲孩童的叛逆心理。在他和田信的對峙中,作者極力張揚了他這種性格上的兩面性。崗崽不服俘虜作為自己的教官,看不慣他國民黨作風,處處想要找茬。田信雖然佩服崗崽的機智勇敢,但是同樣不喜歡他任性的習氣。在長久的相處中,以及康參謀的調和下,兩個人都發現了彼此的優點,于是兩個人轉變為既是師生又是戰友的融洽關系。在兩個人的共同努力下,這支無線電臺通訊隊伍最終在戰爭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小說里較少出現轟轟烈烈的戰爭大場面,而是用了細膩的筆觸去展示紅軍生活,這同樣也是革命中的真實性描寫。不收百姓的一針一線、官兵一律平等、講究樸素作風是紅軍不成文的紀律。雞蛋降價售賣的秘密、許大媽幫忙洗衣服的照顧,體現了在那個年代特殊的“軍民魚水情”,不夸張卻打動人心。因此,在這種環境中生活的田信,能夠直觀感受到軍民一心的革命力量,于是想法也隨之慢慢改變。本是紅軍俘虜的軍官,由最初的拿軍餉大肆吃喝、砸壞百姓臉盆,到下定決心教導無線電臺通訊隊伍,融入整個集體,成為真正的“老紅軍”。田信的心路歷程中,崗崽這個人物不可忽視。雖然他的童年經歷了成人儀式,但兒童情趣依舊沒有磨滅。這個孩子的父親犧牲在戰場、他又跟隨紅軍走過井岡山,他的英雄夢其實十分單純,就是革命。所以崗崽剛開始對田信才懷有那么大的敵意,在課堂上針對他、被迫送煙給他時耍小聰明、仗著自己是老紅軍教訓他等等。當認識到學習電臺通訊技術對革命的重要性時,他又是憋著一股勁要努力學習發、送電報,想要獲得田信的認可。書中描寫的崗崽,語言、行動、心理無不具有濃濃的兒童特性,充盈著他“小紅軍”的形象。


    吳其南撰寫的論文《精神涅槃:紅色兒童文學的成人儀式》中提到,成人儀式使紅色兒童文化文學由于接觸歷史而獲得一種深邃感,但也因此而凸顯出忽視人的個性和成長的主體意識的缺陷。但在這部作品中,作者以現代人的視角來重新反觀已經成為歷史過去式的歲月,筆下的少年褪去了英雄光環,他的革命情懷和精神信仰都是側重于表現其兒童本性的,從而塑造了一個更加復雜的圓型人物。作品沒有簡單地歌頌或反對什么,沒有用人物坎坷的命運和成長經歷呈現復雜的歷史走向,也較少出現戰斗場面。不同于海娃、雨來、嘎子、冬子那樣的英雄少年形象,以人性為底色的丁崗崽這個本色少年形象別有一種魅力。


    上一條:金山懷古
    下一條:沒有了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1970-01-01 08:00:00  【打印此頁】  【關閉

    微信關注

    移動門戶

    日本高清色情免费网络